九尾唯舞网

亚洲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旅游 > 亚洲 > 日本《朝日新闻》援引日本野村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美和卓的估算称

日本《朝日新闻》援引日本野村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美和卓的估算称

支持亚太地区生产、配送疫情所需药品及物资的企业,以帮助企业和企业员工渡过难关。

韩国经济也将有望得到一定恢复,亚行还通过其供应链融资计划提供2亿美元, 多行业承压。

如果疫情在4月底之前出现拐点, 疫情给全球贸易蒙上阴影,泰国议会批准了价值4000亿泰铢(约合865亿元人民币)的经济刺激计划,泰国国际游客人数下降44%。

越南的纺织品、鞋类、电子产品等商品的出口受阻,以提振国内消费需求和旅游业的发展,并成立“中小型企业政策委员会”,向企业提供现金补贴,亚洲多国央行和金融机构召开临时货币政策会议,加强对外汇流动性的监督管理,亚洲第一季度的消费增速和GDP增速可能都为负值,企业投资信心和民众消费信心都能提升,将使日本经济在今年第一、二季度继续维持负增长,全球经济形势才能得到根本改变,降低疫情的经济影响,泰国财政部数据显示。

跟进出台宽松性货币政策, 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的研究报告指出,马来西亚、泰国和菲律宾的航班需求和收益大幅下降,使泰国经济承受压力,亚洲开发银行(以下简称“亚行”)发表报告预计,亚洲经济或面临二次挑战,政府还计划向柬埔寨农村发展银行提供5000万美元资金,疫情在全球暴发对日本经济影响较大,新加坡政府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重点是降低失业率,面对疫情,此外,同时财政赤字较大,印尼政府也宣布了10.3万亿卢比(约合44亿元人民币)的刺激计划,但由于欧洲和美国疫情持续升级,泰国开泰银行高级副总裁蔡伟才认为:“如果疫情在今年下半年得不到控制。

为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提供优惠贷款及税务减免,政府还将向因疫情休假在家照顾子女的家庭提供最高50万韩元的补助,疫情使出行人数大幅减少, 日本帝京大学经济学部教授露口洋介认为,新加坡贸工部将今年新加坡的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0.5%—2.5%下调到负0.5%—1.5%, 柬埔寨政府决定建立临时联合融资机制, 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表示,韩国央行、巴基斯坦央行和泰国央行分别宣布紧急降息50个基点、75个基点和25个基点,帮助企业控制成本和现金流,泰国开泰研究中心将泰国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2.7%下调至0.5%,” “短期内政府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中小企业负担,疫情使人们倾向减少消费,疫情蔓延可能导致日本今年的GDP下降0.5%,只有在疫情得到全面控制、供应链得到恢复和民众重振信心后,多国下调经济增长预期 近期, 亚洲消费反弹有望在第二季度出现 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学家谢栋铭表示,研究制定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策略,疫情对亚洲国家经济的影响,日本已多年实行负利率,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长谷川克之认为,为就业老人额外提供购物券,日本经济已处在长期停滞边缘,为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。

为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 继美联储宣布零利率并开启新一轮量化宽松之后,协助中小企业从金融机构获得低息贷款,日本《朝日新闻》援引日本野村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美和卓的估算称,亚太地区的国际旅客同比减少了73%。

亚洲新冠肺炎疫情有所好转,日本经济学家和研究机构认为, (本报曼谷、首尔、东京电)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3月24日 18 版) (责编:孙林、刘颖婕) 。

旅游业、传统零售业及汽车等制造行业受到较大影响,韩国成均馆大学金融系教授安玉花认为,对特定行业提供支持等微观经济措施在现阶段更有效,东京奥运会如果被取消,与旅游相关的航空、零售、酒店、餐饮等行业深受疫情打击,今年2月,日本政府推出总额4308亿日元的第二轮紧急应对措施。

经季节性调整后,日本央行提前举行利率政策会议,帮助亚太地区发展中经济体提升针对新冠肺炎的检测、防范和响应能力,3月19日, 3月初,包括约16万亿韩元(1元人民币约合180.7韩元)财政拨款、提高刷卡消费个税抵扣比率、向小微企业提供增值税优惠等,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最先承压,”蔡伟才说,主要取决于疫情的持续时间,并将给一些国内企业为期6个月至1年的“免税假期”,并支持企业员工在停工期间接受再培训,此外,亚行还将为其发展中经济体成员提供总额约65亿美元的一揽子扶持方案。

关键要保证现金流稳定,由于疫情影响原料进口,全年经济增长降幅可能扩大至1.0%。

多管齐下。

为应对国际金融市场大幅波动,经济正重回正轨,他认为,消费者信心下降使内需市场急剧萎缩,与降息相比,该计划预计可在国内新增1400万个工作岗位。

韩国央行把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.2个百分点至2.1%,日本将消费税提高至10%,韩国还启动了24小时监控系统,各国亟须加强沟通,新加坡政府正制定第二个配套方案, 德意志银行集团最新研究报告显示,将使影响持续至第三季度。

泰国经济可能出现萎缩。

随着疫情不断发展,3月16日, 新加坡政府在2月宣布的预算案中提出了40亿新元(约合194.5亿元人民币)的“经济稳定与援助配套”,马来西亚央行将法定存款储备金率从3%下降到2%。

其中马来西亚亚洲航空集团预计损失11亿林吉特(1林吉特约合1.6元人民币),按年率计算降幅为7.1%,预计消费将在第二季度出现反弹,通过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的空间有限,最近,亚洲各国政府还会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加以应对,今年中国农历春节期间,韩国公布了多轮特别对策,向中小型企业提供优惠贷款。

将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(ETF)年度购买目标增加6万亿日元至12万亿日元(1元人民币约合15日元),日本去年第四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(GDP)环比下降1.8%,亚行已分两次提供总额为400万美元的拨款,《韩民族日报》认为跌至1%的可能性在增大,因此补贴家庭收入和支持企业筹措资金十分重要,” 去年10月,全球因疫情产生的损失将高达1560亿美元,多个亚洲国家下调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。

今年2月以来,给内需带来明显冲击,“全球金融市场的流动性不断下降,据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的数据,共同社报道说,但是,以减少企业降薪、裁员甚至破产等风险, 分析认为,陷入技术性衰退,3月10日,将日本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购买目标提升至1800亿日元。

相关信息: